浅谈《啊,拓荒者!》中的女性关怀伦理思想探究

  浅谈《啊,拓荒者!》中的女性关怀伦理思想探究的论文论文关键词:女性关怀伦理思想宽容母性 论文摘要:通过女性对土地的理解和信任,女性对他人他物的宽待包容,女性母性在生活中的迁移等三个方面的分析,阐释了筱拉·凯瑟在作品中所表达的女性关怀伦理思想,歌硕了女性的伟大。 薇拉·凯瑟的小说《啊,拓荒者!》蕴含着女性关怀伦理思想。 美国女作家薇拉·凯瑟(willacather1873一1947在20世纪上半叶以美国西部大草原为背景,刻画了一系列西进运动中草原上独立、勇敢、坚强的女拓荒英雄的光辉形象,如亚历山德拉,安东尼娅等。小说《啊,拓荒者!》是其中的代表作之一,故事讲述了女主人公、瑞典移民亚历山德拉·伯格森幼时随父亲来到内布拉斯加州原始荒野,父亲去世后,她继承家业,在极端贫困的境况下,面对一系列挫折和打击并没有动摇和屈服,而是凭着坚韧不拔的毅力和信心,艰苦奋斗,用勤劳和智慧,以及具有远见的计划和科学的管理,征服了莱鹜不驯的荒山野岭,使之变成千里沃野。当家境有所好转时,亚历山德拉想和好友卡尔组合家庭,但两个大弟弟洛和奥斯卡为争夺家产却阻挠她的婚姻,而悉心培养的小弟埃米尔大学毕业后又死于情杀。亚历山德拉没有埋怨他人的过错,始终以一颗慈母的心和宽大的女性胸怀包容他人无心或有心的过失。作品通过对亚历山德拉这个女拓荒者形象的成功塑造,向读者展现了一种新的、独特的关怀伦理思想一女性关怀伦理,体现了女性关怀伦理诉求。wwW.11665.CoM 女性主义关怀伦理学是诞生于上个世纪80年代的一种全新的理论。其目的是试图建立一种新的文化伦理秩序,以此来解救受父权制度下道德束缚的女性。女性关怀伦理通过女性的性别视角来观察生活,提出道德源于关怀,源于人心灵最深刻的感受,这种感受强调人与人之间的接纳、关心和回应。基于这个独特的视角和道德体验,女性的自我不再是独立的个体,而是一种相互关系中紧密相连的存在;道德也不是权利而是对他人的责任和关怀。 笔者认为《啊,拓荒者!》的女性关怀伦理思想主要表现在:女性对土地的理解和信任,女性对他人他物的宽待包容,女性母性在生活中的迁移等三个方面。本文试分析之,以期对《啊,拓荒者!))获得新的理解。 一、女性对土地的理解和信任 《啊,拓荒者!》中,女性关怀伦理思想首先体现在女性对土地的理解和信任上。土地是人生存的重要元素,它主宰着草原上的一切。土地承载着人类所有的成功或失败。土地是有感情的,投人不一样,土地的产出也不一样。同样一片土地,可以由荒芜变成生机,也可能一无所成。在《啊,拓荒者!》中,男性因不理解和信任土地而一败涂地,女性因理解和信任土地获得成功。 男性试图征服土地,结果却失败。约翰.伯格森是典型,他奉行武力就是一切的原则,认为在这个荒原上,用武力或者男性的力量就能征服的一切。没有脑子的暴力开垦不仅没有使土地对他俯首帖耳,反而把年纪轻轻的他折磨致死。十一年辛勤的耕作,他没能“在他初开垦的野地上留下很显著的痕迹”。土地对他来说,“是个谜,就像一匹没人能驯服的野马,狂奔着,把东西踢碎”。直到临终前,约翰·伯格森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失败的原因,反而责怪“这块土地依旧莱鹜不驯,没有人知道它什么时候发脾气,又为何发脾气。灾星笼罩着它,那神灵与人不善。 女性因理解土地获得成功。当男人们都失败了的时候,亚历山德拉却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收获和成功,成为一名的农场主,其原因是对土地持理解和信任的态度。 亚历山德拉从父亲经营农场的失败中发现靠蛮干不可行,土地也是有生命和感情的,要想取得成功,首先必须关爱土地。亚历山德拉的叔叔、父亲、弟弟、好友卡尔和邻居们在分水岭上接连被土地打败,他们在土地上看不到任何希望,一个个弃甲而归。在众人对土地失望、纷纷离去的时候,亚历山德拉没有动摇,坚持留下来。她认为这片土地不是贫痔,而是缺少理解和信任。像医生给病人看病一样,亚历山德拉仔细查看土地的成分,了解土地的需要,率先在荒原上种上小麦,在她细心照料下小麦获得了丰收;她把土地当做朋友、儿女,对土地倾注自己的爱和关怀,最终成了分水岭的主人。 其次,亚历山德拉的成功还在于她充分认识到土地和人之间的相互依赖相互依存的关系。当别人厌弃土地廉价售出时,她相信土地,看准时机大量买进;其他人按惯例把土地全部种上玉米,她却分出一半的土地尝试种小麦;别人在家里养猪,她却在野外放养。以往的男性把自然万物视为一种私有财产,凌驾于自然之上,对自然进行肆意盘剥和掠夺。而女性则和自然同样处在男性的压迫和剥削之下,与男性相比,女性因为这种和自然相同的命运而更贴近自然,更懂得自然的苦难和需要。尽管亚历山德拉回答卡尔时说,这一切的丰收和繁荣是“土地自己做到的”“并不是她个人的功劳。殊不知,正是亚历山德拉作为女性对土地投人了特有的女性关怀,把土地视为亲人和朋友,了解它们的需要,对它们细心呵护,土地在接受着女性的关爱、关怀和照顾的同时,被感动了,它们沉睡的心给唤醒了,因而自愿地为她们服务。如亚历山德拉所说,人类只不过是这片土地上的“匆匆的过客,而土地才是永恒的。只有真正热爱土地,珍惜土地的人才配拥有它—哪怕这样也只是短暂的”。 同一片土地,为什么男人不能将它征服,女人却能将它变得驯服乖巧呢?这和女性特有的秉性气质是分不开的。长久以来,男性以理性自居,强调逻辑推理,而女性则是“感性的动物”,有着丰富的情感和想象力。正如凯瑟指出,“一个拓荒者得有想象力”,在采取行动时,亚历山德拉总是三思而后行。当初父亲把农庄交给她打理就是因为她有“智谋和判断力”。她审时度势,通过女性细腻的情感来观察生活、体验生活,关注土地的需要,关怀土地的成长,最终取得了成功。 二、女性对他人他物的宽待和包容 《啊,拓荒者!》中女性关怀伦理思想还体现在女性对他人他物的宽待和包容的态度上。具体表现为亚历山德拉以女性的柔情和宽大的胸怀理解宽容他人独特的思想和行为方式。

  (一)亚历山德拉以博大的胸怀和慈母般的宽容赢得了艾弗的友谊和忠诚 艾弗是分水岭上一个孤苦无依的老头,因为不穿鞋、不理发、住灌洞、禁止别人打猎和乱倒垃圾而被村里人视为“疯子”。尽管艾弗安分守己,乐于助人,从没做过坏事,没有伤害过任何人甚至动物,他仍受到村里人的排斥。亚历山德拉的两个弟弟—洛和奥斯卡更是千方百计地要把他送去疯人院。洛的理由是,疯人院的院长告诉他”艾弗的病是最严重的一种。并且,他以前没有做过暴力行为是很奇怪的。他警告亚历山德拉“医生是懂行的”“他可能会在哪天晚上放火烧了仓房,或是用斧头来对付你和姑娘们。洛俨然一幅家长的派头,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妄图以“莫须有”的罪名将艾弗置于死地。亚历山德拉并不赞同洛的观点。她认为艾弗虽然“很古怪,”,但也有他的非同寻常的闪光之处。她认为艾弗心地善良,有头脑—会医马,有着丰富的种植和养殖经验。亚历山德拉尊重他,在艾弗经营破产后,把他接来和自己一起生活,并且把他当作朋友甚至愿意作他的“保护人”。亚历山德拉以女性的柔情和宽大的胸怀理解并包容艾弗,支持他的做法,并认为“艾弗完全应该像我们一样有权利以自己的方式穿戴和思考”。精诚所至,金石为开,正因为亚历山德拉博大的胸怀和慈母般的宽容,艾弗对亚历山德拉感激涕零,把亚历山德拉当作知己,对她忠心不二。 (二)亚历山德拉对那些因生活守旧而被视为“怪异”的老人也分外关怀体贴 洛的丈母娘李老太太就是这样一个“怪人”。她眷念旧生活,喜欢光脚到处跑,用小木盆洗澡。而她的黑脚丫和旧生活方式总是受到女婿洛的批评,李老太太觉得女婿家的高档生活使自己很受约束。当亚历山德拉了解老太太的这一困惑后,主动邀请老人家每年上自己家住一个星期,让她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随心所欲地生活,即使是洛对亚历山德拉恶言相向的时候也没有间断。李老太太“打心眼里喜欢亚力山德拉给予她的充分自由”,觉得在亚历山德拉家过的十分舒适和开心。 从对两位与自己毫无血缘关系、且行为怪异的老人无微不至的照顾中,亚历山德拉的行为再次验证了女性伦理道德的无私、宽容。女性关怀伦理的道德则基于人与人之间相互依赖的关系以及因这种关系产生的相互责任的意识,道德责任则是对他人的需要做出反应,这样就从肯定的方面论述了道德的必然性。亚历山德拉的这种做法再次体现了女性的道德网络性关系结构,把道德选择和判断视为关系中的理解和对话。道德首先不应该是自私的,不应该只想到单方面的利益,损害别人的利益,而是相互之间的提携、帮助、兼容乃至包容,想别人之所想,急别人之所急,通过人与人之间的相互依赖来凝聚人际关系。 三、女性“母性”的迁移 女性关怀伦理思想体现在女性母性在生活中的迁移上。亚历山德拉宽大的女性胸怀还体现在她对两个弟弟和弗兰克的不计前嫌、以德报怨的做法上。亚历山德拉用十六年的时间辛苦创下一笔丰厚的家产。她的两个弟弟,洛和奥斯卡,想把这笔财产据为己有,他们的理由是家庭财富理所当然要归家族男性所有。当卡尔从远方回来看望亚历山德拉并打算和她结婚时,兄弟俩认为卡尔这样做是为了侵夺他们家的财产。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他们百般阻扰亚历山德拉和卡尔的婚事,甚至恶言中伤亚历山德拉,最后逼走卡尔,拆散了这对有情人。对于这些,亚历山德拉以母亲般宽大的胸怀宽恕了弟弟们的过错,她甚至没有责备弟弟们。相反对他们的孩子关怀备至,疼爱有加。洛的女儿米丽想学习钢琴,亚历山德拉便买来昂贵的钢琴送给侄女;在离开分水岭之前,亚历山德拉慷慨地把自己所有财产和全部土地都留给了弟弟的孩子们。 对于仇恨的处理亚历山德拉也不像男性那样靠冲动和武力解决,而是诉诸于女性的道德原则。传统的伦理道德即男性道德把道德看成是一种权利、准则,以此建立一种权利和准则的等级制结构。女性则把道德视为一种网络性的关系结构,把道德选择和判断看作关系中的理解和对话。亚历山德拉的弟弟埃米尔爱上弗兰克的妻子玛丽亚并和她在一起鬼混,被弗兰克发现,一怒之下埃米尔成了弗兰克的枪下之鬼。弟弟的死给亚历山德拉带来了沉重的伤痛,尽管如此,亚历山德拉依然能站在弗兰克的角度考虑,公正地看待问题,认为这宗命案的发生不只是弗兰克的错,埃米尔也要承担部分责任。因此,悲痛伤心之余,她毅然决定去监狱探望弗兰克并为之求情。亚历山德拉说,“我来并不是责怪你,“我希望你能让我友好地对待你,我能理解你所做的事,我并不恨你,这事更多的应该怪他们。在亚历山德拉的宽容和感召下,弗兰克重新燃起了生活的希望,获得了新生。 亚历山德拉此举体现了女性关怀伦理中的“母性”。萨拉·拉迪克认为,女性在生儿育女的过程中形成了一种特殊的伦理关系模式,即母亲对子女的关怀模式。这种模式下的女性具有崇高至上、无私的爱,有无穷的包容心和宽大的胸怀。女性的这种对子女的关爱态度通过移情的方式转移到生活中,表现为女性对人、对自然万物慈母般的关怀,体贴以及理解和忍耐。 四、结语 作为女作家,薇拉·凯瑟以前瞻性的眼光在其作品《啊,拓荒者!》中描述了女主人公亚历山德拉对自然、对他人的理解、宽容和关怀,展现了这种独特的女性道德伦理,歌颂了女性的伟大。综上所述,女性关怀伦理作为一种新的伦理学,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女性的社会地位,它不仅帮助女性从传统的伦理道德束缚中独立出来,同时对改变女性在父权社会中软弱无助、受压迫的角色以及重塑女性自强、自立的形象起到了重要作用。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哲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浅谈《啊,拓荒者!》中的女性关怀伦理思想探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