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新闻学-一门崭新的新闻学课程

  创业新闻学:一门崭新的新闻学课程

  记者说“我不知道如何赚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创业新闻学课程,正在成为许多新闻学院的主要内容。

  作者:吴万伟

  培养能够开创新闻业未来新局面的人

  2002年,美国摄影记者桑山(TeruKuwayama)因为用精彩的瞬间记录了阿富汗的冲突和人道主义灾难而赢得大奖。他在每天只有一两架飞机降落在可能有炸弹的停机坪上时就前往阿富汗采访。在他看来,这是被传统新闻媒体放弃和“忽略”的国家。7年后,当奥巴马总统宣布其阿富汗新战略,大批记者蜂拥而至时,他却把自己对传统媒体的沮丧转变成了对媒体重振旗鼓颇有帮助的行动――在加州大学伯克利新闻研究生院的教室讲授创业新闻学。

  创业新闻学是全美及全世界新闻学院的课程表中最新出现的一门课程,桑山就是选择和开设该课程的记者之一。

  2010年1月8日,来自西北大学梅迪尔新闻学院(Medill)等美国的新闻学院及澳大利亚、北欧和墨西哥的新闻教育工作者召开研讨会,商议课程设置问题。会议的现场统帅是数字新闻学的热情支持者杰夫?贾维斯(JeffJarvis),他曾是记者、编辑、出版商、畅销书作家、企业家,现任纽约城市大学新闻研究生院创业新闻学研究中心主任。

  贾维斯在纽约城市大学的同事杰瑞米?卡普兰(JeremyCaplan)提出“新媒体生态系统”的概念,用以指多样的平台、不同经济框架下的运行、越来越碎片化的传播系统。他们开设这门课的目的就是培养摈弃旧思维模式、采用新模式思维的人才,抓住新闻业的混乱分裂中出现的机会,推动其发展。

  上世纪40年代,经济学家约瑟夫?熊彼特(JosephSchumpeter)创造了一个词语“创造性破坏”来描述他的理论,即革新和创业是行业内部演化的工具,它摧毁旧模式,创造一种促成经济增长和进步的新模式。在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新闻和大众传播学院讲授“新闻业的经营和未来”及“21世纪媒体组织和创业”的提姆?麦基尔(TimMcGuire)说,学生们明白新闻业就处于这样的时刻,这极大地增强了他们的信心。

  曾经担任明尼阿波利斯《星星论坛报》(StarTribune)编辑的麦基尔说:“现代工作场所在迅速变革,记者说‘我不知道如何赚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该校数字媒体创业中心主任丹?吉尔默(DanGillmor)说,承担新闻报道责任的记者更有责任去理解市场经济和媒体经营,新闻学院毕业的学生不了解市场经济是说不过去的。

  纽约城市大学的卡普兰说:“作为记者,我们必须对本职业的未来承担更大责任。我们需要训练记者学会思考经营,具有创业精神,敢于突破固有框架,反思我们长期以来依靠的利润模式。”

  美国新闻业研究机构“杰出新闻项目”(PEJ)的报告说,网络广告收入在2010年增长率为14%,达到258亿美元,比报纸广告多20亿美元。这是一个“重大的里程碑”,但如果没有新的收入来源,网络新闻的持续增长是不可能的。正是这些统计数据凸显了媒体创业课程的必要性,马里兰大学新闻学院的莱斯利?沃克(LeslieWalker)说:“新闻学院往往反映所培养的人才的目标行业的需要,因为新闻业的旧经营模式分崩离析,目前迫切需要开发新的新闻业经营模式,培养年轻人增强创业意识和创新精神尤为重要。”

  梅迪尔新闻学院虽然没有使用“创业新闻学”这个词,但开设的课程有“革新项目”:杂志、社区媒体和互动等。在每一门课上,要求学生遵循严格的编辑过程创造新的媒体产品,针对目标受众,确定现实的利润目标。课堂要求的仍然是创业新闻学课程所需的知识、技能和创新激情。该院数字革新研究所的里奇?戈顿(RichGordon)说,从这种项目毕业的记者将能够为自己创造革新的位置。

  亚利桑那州立大学新闻学院的克里斯托弗?卡拉汉(ChristopherCallahan)说:“作为新闻学教育者,我们不仅需要弄清楚行业的发展方向,准备好应对明天发生的事,而且需要真正帮助创造行业领袖,培养能够开创新闻业未来新局面的人。”

  创业新闻学究竟应该讲什么

  没有人能说得清。人人都在实验,都在相互学习。在纽约大学新闻学院讲授创业新闻学的亚当?佩恩伯格((AdamPenenberg)承认他的课堂不是专制模式的,学生课堂上在做中学。他们被要求设想一种媒体企业,撰写经营计划书,然后提交给风险投资家和创业家讨论,寻找反馈意见。

  在加州大学伯克利新闻研究生院讲授创业新闻学的阿兰?穆特(AlanMutter)承认,他也不知道创业新闻学到底是什么意思,即使他已经是第二次讲授这门课了。第一次是2010年1月,桑山在离开阿富汗后投入到这个工作坊形式的课堂中。正如课程大纲显示的,桑山进入教室时的想法是寻找一种区别于“如阿富汗的失败的传统新闻报道”的替代品。随后就出现了网站www.省略的实验性的媒体项目,这是以网络为基础的报道倡议,使用社交媒体全程追踪海军陆战队员的行动。这个计划为他在2010年6月赢得了奈特新闻挑战赛的202000美元奖金。3个月后,桑山作为随队摄影师返回阿富汗,主要利用社交媒体全程追踪海军陆战队第八团第一营的1000个队员在阿富汗南部服役的过程,也称为“一八”。桑山的项目取得巨大的成功,Facebook上有超过百万的浏览和全国媒体的关注,但他承认这只是实验性质的,也意识到即将面临的困难和阻力。

  对创业新闻学的老师来说,多数学生不可能成为创业家。曾经做过报纸编辑,因为反思“新闻恐龙”(Newsosaur指印刷媒体――译注)的博客而闻名的穆特说:“我明确告诉学生,他们之中某个人弄出一个大玩意儿的可能性不大,重要的是要理解当今世界新闻业的动力学和经济学。”最重要的是让学生了解当今迅速变化的媒体现实:受众的分散化,新闻业传统经济学的削弱。在聚集人气的同时维持内容质量,并善于将个人的工作货币化。

  在纽约城市大学一个学期的证书项目中,学生选修5门课:新闻业新的经营模式、沉浸技术、新媒体实践、新企业孵化器和企业经营基础。

  创业家是教育出来的吗

  马里兰大学商学院创业研究中心主任阿舍尔?艾普斯坦(AsherEpstein)的回答既有肯定也有否定。他和沃克一起讲授媒体创业课程。艾普斯坦相信,潜在的企业家有如下优势:如喜欢不确定性、有内在的约束力和强烈的使命感。这些东西很难通过讲授而获得。但他说,有些创业家的品质可以通过讲授而获得,“创业实际上是分析市场机会和探索差距,并找到解决你辨别出来的问题的办法”。

  梅迪尔新闻学院的戈顿认为:“一般来说,企业家是天生的,但确实有些记者具有企业家的素质。”

  1996年波特?赫尔曼(BurtHerman)以担任美联社的记者开始其新闻生涯。在后来的10年,作为驻外记者他跑过世界很多地方,还曾被任命为驻韩国记者站的站长。2008年作为斯坦福大学奈特奖学金获得者返回美国后,他休眠的创业精神苏醒了,他径直来到硅谷。虽然已经获得了斯坦福俄罗斯和东欧研究的硕士学位,他还是坚持学习了计算机科学、设计和经营等研究生课程,试图学习如何把革新带到新闻业。赫尔曼目前创办的企业是“故事化”网站(Storify),让任何人都能通过拼凑社交媒体的因素比如Flickr的照片、YouTube的视频和Twitter的评论进行实况新闻报道。按照Storify的网站说法,自从私有的beta测试版在2010年9月底开始后,21000篇报道已经获得了1300万浏览量。2月,Storify获得200万美元的创业资金,3月份,该网站有420万的网页浏览量。

  赫尔曼相信,不光记者,每个人都可以从调动自己的创业冲动中获益,但他承认“你内心必须有某种意志”。有了这种意志,你就能在机会来临的黄金时期开创一条生路。他说“这纯粹是能者为王。任何人都可以塑造品牌、建立网站,或在网上做任何事。只要真做得好,就可以找到受众。”

  贾维斯承认他并不期望从纽约城市大学新闻学院创业新闻学毕业的学生都去创业,不过到现在为止,他已经给了学生14万美元的创业资金。他说:“如果你明白当今新闻业的动力学及其压力,看到其中的机会,你就可以做出更好的决策,提高工作效率,向老板证明自己的价值,甚至自己创业。”

  针对新闻学院开设创业课程的质疑,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卡拉汉的回答很简单:“从新闻业的角度看,坦率地说,新闻教育的质量如何?”为了培养具有创业精神、创新的思想和实际技能的领袖,必须采取与从前不同的做法。

  马里兰大学新闻学院院长凯文?克劳斯(KevinKlose)说,在新闻学院课程中加上创业课程是对新闻业走向数字化而做出的反应。47%的美国人说他们是在移动设备上获得新闻的。在2011年1月底,7%的美国人说他们拥有平板终端(TabletDevice),在四个月的时间里这个比例已经翻了一番。

  他说:“这是一个围绕信息媒体的不断革新和发挥创造性的时代。我认为这是伟大的试验时代,大学和学院都是试验场,但与此同时,我们还要讲授法律、讲授历史,讲授高质量的、独立的、快速的新闻业的塑造。”

  劳伦?嘉伯(LaurenGerber)是创业教育鼓吹者寻求的典型代表。她上过纽约大学佩恩伯格的课,去年春天毕业。最初她的理想工作是从事心理学新闻报道。实际上,她在上佩恩伯格课程时是《今日心理学》的实习生,不过她渴望发生变化。嘉伯说:“我不是做出惊人之语的人,但从教育的立场来看,我从来没有想到在上了这门课后我的心理发生如此大的转变。”她现在是流行文化网络杂志(Zimbio)的副总编,该杂志拥有23名员工,位于加州的圣卡洛斯(SanCarlos),就在硅谷边缘。

  嘉伯承认,在家里的电脑前写文章是最幸福的时刻,她根本没有创业冲动。她去上佩恩伯格的课,只是把它视为帮助她理解记者职业的未来的工具。“这些教授们鼓励我学会创新和敢于争先。我们这一代人如果不努力成为创新领袖的话,不仅令人吃惊而且令人讨厌。在一切都在变化的时代,墨守成规将扼杀我们的智力和创造性思维。我认为,如果我们在坚持写作的价值的同时进行创新,很快就能找到或许并不更好但一定更有趣的媒体和新闻形式。”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创业新闻学-一门崭新的新闻学课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