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郁达夫文学批评文体之作家论、作品论研究

  关于郁达夫文学批评文体之作家论、作品论研究的论文 [论文摘要]本文初步探索了郁迭夫的文学批评文体中的作家论、作品论,着重论述这两种批评体式的文本结构、批评方式、话语特色。 [论文关键词】郁迭夫;作家论;文本结构;批评方式 中国文学批评的传统体式有序跋、论文、专著、诗话、词话、评点等。现代文学批评体式在传统文学批评体式的基础上,借鉴西方美学、文学理论批评,在现代思维指导下形成,是对传统体式的发展,也有了自己独特的品格。郁达夫发表批评文章始于1920年秋,终于1941年7月,这正是中国现代文学批评体式建构并走向成熟的时期,郁达夫参与了这一过程,他的多样化的文学批评体式和独特的文体风格丰富了中国现代文学批评,显示了中国现代文学批评的实绩,为中国现代文学批评作出了自己的贡献。郁达夫的文学批评体式多样,每种体式又有自己独特风格,本文探索其中的作家论和作品论。 一、作家论 郁达夫的文学批评中有《施笃姆》、《集中于<黄面志>(theyellowbook)的人物》、《卢骚传》等数篇作家论,数量虽不多,却极有探讨的价值。 作家论既包含对作家的评论,也包括对作家的作品的评论,并以后者为主。当我们通读他的作家论时,却会发现他总是先极其详细地介绍作家的出身、个人经历,然后论及作家作品,或在介绍出身经历时插入对作家作品的评述。如《施笃姆》中对施笃姆生平的综述占全文一多半篇幅,《集中于<黄面志>(theyellowbook)的人物》中对ernestdowson的生平介绍也远超过对他的诗作的评述。www.11665.Com而《卢骚传》中则通篇介绍了卢骚的生平,另写《卢骚的思想和创作》来评价其思想和作品。如此详细、大篇幅的介绍作家个人经历,在五四的作家论中可谓独树一帜。如苏雪林的《沈从文论》,基本不涉及沈从文的生平,而主要讨论了沈从文的作品、作品的哲学思想和艺术。这与郁达夫的“自叙传”理论是相通的。他认为,一切作品都是作家的自叙传,评述生平是为了更好的理解作品。这又与孟子的“知人论世”说遥相呼应。 当郁达夫评论外国作品时,引文总是译文、原文同时出现,或先引译文,接着是外文原文,如评论施笃姆的诗时。或先有外文原文,接着是中文译文。这样做的原因,我们可以从他自己的一句话中体味:“换一句话说,就是原文的味儿,是原作者的,但译文的味儿,却须是译者的。”他把译文原文同时引出,也许是为了让读者既能体会原文的味儿,又能体会译文的味吧! 郁达夫作家论中的大部分文字凄惨,悲凉,衰颓,艳丽有韵味,如:“theyellowbook的一群天才诗人里,作最优美的抒情诗,尝最悲痛的人生苦,具有世纪末的种种性格,为失恋的结果,把他本来是柔弱的身体天天放弃在酒精和女色中间,作慢性的自杀的,是薄命的诗人ernestdowson”]97“是在伦敦的居停中,——他遇见了他的beatirce!这就是决定他的一生蹇运的一颗有刺的蔷薇,这也是他日后在悲苦的时候呻出来的神韵飘逸的诗歌的发酵素!”…“他所出没的世界,是黄昏的世界,沉默的世界,哀愁的世界”…“细玩此诗何等的悲痛,何等的优美,何等的余韵悠扬!” 读了这种文字,我们的心也会不知不觉沉入进去,同他和他的文字一起哀愁,散发出颓废美的味。 他的作家论中的文字还自成一种情调,如画,如诗。如:“当时的a.b.虽则病已人了第三期,但在谐声流亮的音乐堂中,和感情激发最易看到的赌博场里,每晚总有他那同影子似的身体坐着”…“她本来是一个寄寓在伦敦的外国街区里的亡命客的女儿,dowson与她相遇的时候,她正与她的母亲,当那冷静的街角,在经常一家小小的酒馆(cafe)。十七八的少女,exotic的情调,红绿的酒色,和淡紫的香烟,惨白的少女的微笑,水绿的汽油灯光,是这少女的迷阵,使dowson一见倾倒,至死都不能解脱。”…这是诗的语言,散文的语言,是有韵味的美的批评语言。 郁达夫爱读美丽的批评文字,他自己写出的便是这样美丽的批评文字。郁达夫的作家论中的批评文字还流露出深切的同情。“唉,耱轲不遇,贫贱终身,原是诗人之分,但是像大卫的身世,也未免太难了”…。;“啊啊,天才薄命,千古同悲,我们对于他的尊敬颂赞,于耱轲不幸的他,却有何补?”…““‘现在让我来谈一谈这一位到处受压迫,到处中毒箭,流离四方,卒至晚年来因疯自杀的人类解放者的生涯”…,“卢骚卢骚,你也何其不幸到了这一步田地。”他认为自己和这些人一样不幸,是悲人,又是在悲己,是在同情他们,也是在同情自己。

  如果说郁达夫是一汪忧郁的水,这些文字都是从这水里浸泡又捞出的,染上了郁达夫的忧郁,这是郁达夫的文字。 二、作品论 中国传统文学批评重感觉、体悟。批评家也认真思索,也分析批评,但他们把这分析、思索的过程都省略掉了,只把最精华的结果展示出来,因此,古代文学批评的印象、感悟,正是他们删除了理性思索、分析之后,有意保留的一种升华了的高于原始感悟、也高于一般理性分析的独特表达方式——艺术的方式。西方文学批评重逻辑推理,不仅展现结果,而且重视分析过程,因此西方文学批评显得条理、系统、严谨。五四部分批评家在传统文学批评的基础上接受了西方的影响,也重视逻辑推理,开始写作严谨的批评文章。郁达夫的作品论更多地接受了传统的文学批评方式,重感觉,体悟,不太重视分析、推理过程。郁达夫有专门的作品论文章,但他的序跋,作家论中也有作品论。为叙述方便,他的批评体式中凡涉及感觉,作品品味的议论,在此一并论述。郁达夫的作品论有《杂评曼殊的作品》、<读<赛金花本事>》、《林道的短篇小说》、《读<老残游记>》等等,这些作品论体式随意,重感觉、体悟、品味。 郁达在评论作品时,善于把自己的感觉、体悟抒写出。如“因此我们读了他的小说之后,只是默默觉得消沉下去”…,“范龙的这一种方法,实在巧妙不过,干燥无味的科学常识,经他那么的一写,无论大人小孩,读他的书的人,都觉得娓娓忘倦了。你一行一行的读下去,就仿佛是和一位白胡须的老头儿进了历史博物馆在游览。你看见一件奇怪的东西,他就告诉你一段故事。说的时候,有这老头儿的和颜笑貌,有这老头儿的咳嗽声音在内,你到了读完的时候,就觉得这老头儿不见了,但心里还想寻着他来,再要他讲些古代的话给你听听。”从没有这样的安逸,这样的自在。“就是在读下去的中间,要想吐一口气的工夫都没有。“我读了这一封洪稚存自陕西赶到山西,为他去搬丧回籍的时候写的信,并他做的一篇黄仲则行状之后,心里头真感到了异样的心酸,这种批评语言生动、亲切、传神、形象、富有感染力。 魏晋名士风流自赏,清谈品人,如刘义庆<世说新语》,后人由品人发展到品评文学作品,如钟嵘《诗品》、司空图《诗品》等。司空图在<与李生论诗书》中提出了诗的韵味问题,认为优美的诗歌,其所表现的情景,使人感到贴近而不浮浅,深远而含蕴不尽,像食品之有咸酸之外的昧道那样,具有“韵外之致”和“昧外之旨”,即耐人寻味体会的言外的韵味。郁达夫继承了这一传统,善于“品”作品的“味”。这“味”是“诗味”:“他的小说里,篇篇有内热的、沉郁的、清新的诗味在那里”。”,是“美味”:“我所欲推荐的就是这几行文字。诸君要学那神秘的美味,舍此就不能另得了”…,是“近代味”和“快味”:“他的诗是出于定庵的《己亥杂诗》,而又加上一脉清新的近代味的。所以用词很纤巧,择韵很清谐,使人读下去就能感到一种快味””,是“清新味”:“因为他的诗里头有清鲜味”,是“香味”:“所以全篇三万余字,只像是新闻纸上的一段记事,艺术的香味是一点也没有的,是“风味”:“至于他的随笔杂感,……首先其特色为观察之深刻,谈锋之犀利,比喻之巧妙,文笔之简洁,又因其飘逸几分幽默的气氛,就难怪读者会感到一种即使喝毒酒也不怕死似的凄厉的风味”。种种滋味,像橄榄,又像耐品的龙井,余香满口,韵味无穷。他的这种有滋味的批评文字也像他所批评的原文一样耐咀嚼,有昧儿。 郁达夫的这两种批评文体丰富多彩,摇曳多姿,韵味浓厚,具有独特的价值,值得我们进一步探索。

本文由小梁论文发布于文学论文,转载请注明出处:关于郁达夫文学批评文体之作家论、作品论研究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